• 范文大全
  • 公文写作
  • 工作总结
  • 工作报告
  • 医院总结
  • 合同范文
  • 党团范文
  • 心得体会
  • 讲话稿
  • 安全管理
  • 广播稿
  • 条据书信
  • 优秀作文
  • 口号大全
  • 简历范文
  • 应急预案
  • 经典范文
  • 入党志愿书
  • 感恩演讲
  • 您现在的位置:雨月范文网 > 医院总结 > 正文

    那些温暖的人们_温暖阳光有内涵的句子

    来源:雨月范文网 时间:2019-05-04 点击:

      那些温暖的人们

      原创: Kelly  小巫故事说

      “你和大学的朋友还有联系吗?”我的一位高中朋友问我,她正在为自己的人际关系而烦恼。

      “当然有啦。”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不只是联系,毕业以后,我们仍仿佛在身边一样。

      算起来,我的朋友不多也不少,刚刚好,每一位都很重要。

      “你地址给我,我内衣买小了,给你寄过去。”我远在辽宁的好友X小姐在我们的闺蜜群里给我说。

      那时候我们毕业已经一年多了,双十一她刚从网上大肆剁手完毕。

      大学的时候,我认识X小姐,锤子以及O小姐。我们四个人非常要好。

      锤子有着一双非常有福气的耳垂,睡在我的对面。她是半个夜猫子,每天夜里我睡觉以后她还在玩手机,并且时不时很欠揍地要叫醒我。那时候我脾气很好,不像现在工作了,戾气缠身,感觉随时要火冒三丈。这里给她取名叫锤子,是因为她不看我的碎碎念,所以可以放心大胆地喊她锤子,哈哈哈。

      O小姐非常喜欢EXO,是理智又非常稳妥的摩羯座。作为摩羯座,O肩挑大任,作为我们之中的星座担当。都说摩羯男的心思你别猜,有了O,我们就像是掌握了摩羯通关钥匙。大四的时候,我们四个一起去大学城的美院拍照。其中一组是跳起来的照片,我们其他几个人总是跳得歪歪扭扭,只有她张张如履平地。我们看着那照片笑了好久。

      X小姐和O小姐住的一个寝室。大四的时候,我报了一个CATTI的考试,考场设在很远的一个职高里。那天刚好周五,锤子小姐回家,O在图书馆复习专业课,我经过X宿舍门口的时候,X问我干吗去,我说去看考场。X说,看你可怜,我陪你一起去吧。她就这样陪我坐了一下午的车,然后去找考场。X就是这样,她总是很能够体贴身边的想法。

      说起来很奇怪,我们四个人从大一到大四,从来没有吵过架红过脸。不知道是因为我们本来脾气性格都很合得来,还是因为我们都刚刚好,恰到好处知道控制自己的脾气性格,也明白对方的底线。

      我毕业之后第二年,开始工作。那时候我还是白纸一张,见人也是嘻嘻哈哈,工作上迷迷糊糊。

      同事D对我说,毕业之后友情也就散了,不信你等着瞧。D说的非常坚决,不容置疑。

      我当时看着她,没有反驳,我不知道她是经历了什么,遇到了什么人。她说的或许没错,至少在她身上这个法则是应验了的。我心里有些同情她,却不认同。

      我很清楚地明白,D的这个法则,对于知道彼此内衣尺寸的我们四个来说,并不适用。

      毕业的时候,我给她们每个人都写了一张明信片,内容一如既往嘻嘻哈哈。她们看完,说,我很失望,以为你要写很多煽情话呢,纸巾都准备好了,结果你给我看这个。

      我讪讪地笑。

      其实,我当时没有把毕业看做是分别,没必要弄得这么苦情兮兮的,煽情的话我们都懂,彼此还要陪伴一辈子。

      对于那些毕业之后不再联系的同学来说,才需要留纪念话。

      我知道此处应该有照片,可是我也知道如果放上来,我会被低调的她们声讨。所以请大家自行YY。

      其实我知道,那不是分别,没必要弄得这么苦情兮兮的,煽情的话我们都懂,彼此还要陪伴一辈子。

      我前面说到,我是毕业第二年才开始工作的。

      第一年我用来考研了,锤子和X也是,那时候O出国。我们三个就哼哧哼哧地每天窝在家里雷打不动地看书。

      虽然理想很丰满,现实就是非常骨感地打击我们。查成绩那天凌晨12点,我不敢查,怕第二天没力气哭。于是早早睡觉了,第二天4点起来上厕所手贱查了成绩,果然预感是对的。打开微信,发现锤子和X都已经在群里痛哭了。

      我们果然是好姐妹,连落榜都是一起的。

      那天早上,我们三个人都很默契地没告诉家长。彼此的妈妈都是神清气爽地出门。留下我们三个窝在家里,在群里视频对着镜头痛哭流涕。

      痛哭之余还调侃彼此的丑态。

      我们就是这样,哪怕毕业的分别的时候,也没有一点点煽情。大家吃完饭,很自然地就各自分开,如同往常一样。反射弧长如我们,直到几个月后,锤子突然想起,对我说,那天早上我送你上出租车,居然说的是快点滚!

      现在想来可笑,可是想起当初的那一小段灰暗的岁月,就是因为有彼此的这样另类的陪伴安慰,才能安然度过。

      我毕业以后,很想念那种一翻身就能看到对面粉红色床铺上睡着我最好的朋友的感觉,在床上磨蹭一会,然后我们就可以决定是吃哪家外卖,还是去吃食堂的那个窗口的饭还是米线。

      那种日子,大概再也回不去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们一样,能够遇到这样臭味相投的彼此。但是遇到了就是遇到了,何其幸运。

      周末快乐,就当这是我写给你们的煽情小片段好了。

      此处依旧没有照片。

      作者:Kelly